青海湖畔―花影无限
2012-08-01 20:29:35   来源:   评论:0 点击:

   很难想象我想去的地方居然经过快五年才实现,在网络上认识江运的时候就说要去青海,而每次计划好后总是因为方方面面的原因不能成行。

   因为这次是自己第一次到青藏高原,有些担心安全问题,特别是要去广州
火车总站上车,那可是中国出了名治安乱的火车站啊。除了安全,还有健康的问题,也不知道有没高原反应。

8月5日广州至兰州 

    在家里提起来觉得很重的登山包,一出家门却觉得挺轻松的,大概是驴行的动力吧!坐长途车到火车站,时间尚早,去麦当劳吃了些热食才上火车,火车站广场依然是人群密集,混乱无章,一刻不敢停的向候车厅走,顺利的坐上去站台的车,坐那种车要额外加十块钱,这样能快点上火车,免了排队之苦。

   上火车的时候没多少人在车上,我所在的卡座上只有一对年轻的夫妇。很吃力的试着把背包放上行李架,用了几种方法都是徒劳,还是那对夫妻中的先生开口说帮我放上。刚开始以为他只是帮助弱者,但当那个军医院的小伙子没地方放行李的时候他也主动的把自己的小件行李拿下来,给小伙子挪地方。虽然只是很小的事情,但是让我觉得有公德心的人还是不少的。军医小伙很主动的和我们这小车厢里的人交流着,大家很快熟悉起来,他是西宁人,在广州军医院工作,说起他对广州的印象,他说:第一次来广州的时候一下火车就呆了,惊叹广州怎么可以有这么高这么多的高架路;吃不惯广东菜,因为太甜,无奈要了辣椒酱,结果还是甜的,而广东菜又太精致了,份量太少,简直不忍心动筷子;广州的车款式多而棒,有很多车西宁人是从未看过,甚至从未听说;还有,广东男人喝酒太粘乎,我们西宁人一年就可以喝掉一个
青海湖。我算是身在其中而不自觉,不知道原来外省人对广东有很不一样的看法。

8月6日 

  早上车厢里一阵躁动,原来他们把那个中国骰子王认出来了,列车员都跑去围观,我也走去凑热闹了,刚开始看觉得太神奇了,他是怎么把骰子的点数变换的?那些中国传统的什么九连环之类的是怎么玩的呢?这些对我来说都是个迷。而在我下铺的男仕却非常了得,一下子就看出破绽来,而且好几样把戏都学会玩了。骰子王来了我们这厢玩了好几次,大家都和他熟悉了起来。他叫我们8月21日21:30看湖南卫视的《谁是英雄》,看他表演节目。末了还邀请我上他在广东的节目做亲友团,我婉拒了,因为家离广州还有一段距离。
   

  傍晚,骰子王再次来到我们这厢跟大家聊起来,让我们看他随身的DV,里面有很多他和名人的合影,其中让我最感兴趣的是他和任贤齐的合照,因为除了喜欢小齐的歌还喜欢看他在舞台上自信的风采。说话间也和邻厢的女同胞们聊了起来,她们一致认为我不象广东人,说是广东人没这么白的皮肤,样子也没这么好看,可我是100%的广东人啊,都说我象四川人,搞得我都有点怀疑祖辈是否西北移民。在她们里面有个气质很优雅的女仕,大家都说一看她就象知识份子,我说她象教授,一开口就是民族起源和迁徙之类的专业术语。原来她是乌鲁木齐师范学院历史系的教授,听她说新疆的多民族特性,还有新疆过不完的节日,还有俄罗斯族的“格娃斯”酒,她说自从喝了“格娃斯”就再没喝过啤酒,因为喝过“格娃斯”再喝啤酒的时候觉得喝啤酒象喝马尿。很想一品“格娃斯”,不知道我是否也有缘到俄罗斯族人的家里去品尝如此美酒。跟她聊天的时候特希望自己成为海绵,因为一路过来都听到很多新鲜事,恨不得全记下来。痴痴的听她诉说新疆各少数民族的相貌特征。有些是非常立体的,有些是非常漂亮的,象俄罗斯族的孩子,他们的眼睛象海水那样的蓝。她在诉说的过程中有点沉缅回忆,似乎进入了她知青时代下乡到新疆各地的情景。我们互换了E-mail,为的是将来可以一同去喀纳斯。

8月7日

   晨起赶紧收拾东西等下车,原本打算在兰州转个圈才去西宁的,看了些资料,这么仓促的时间是无法玩的了,本来是想去清真寺的,哎。。哪知道清真寺是不许女性进入的。同车那对夫妻和军医小伙子他们都要坐西宁的“子弹头”火车去西宁的,我跟了他们去坐车,挺方便的,因为广州至兰州和兰州至西宁的车在时间上挨得太近,所以火车站安排了票务员在站台上售票,也可直接上车再补票。在站台转车的时候深呼吸了几下,被他们笑话我说兰州才一千多的海拔干嘛那么紧张啊?呵呵。。其实我是想让身体慢慢适应。他们沿途为我做了免费导游,为我介绍进入甘肃境内流失的水资源、轨道旁边的土房子、混浊的黄河、还有我一直都分不清的驴和骡。请同车厢的兰州老伯介绍最多向日葵的地方,寻找葵园是看了陈晓东那部<<停不了的爱>>后一直不能忘怀的情结,从兰州开始我的嘴唇开始干,到西宁已快成疙瘩了,几个小时的干燥空气等于广东冬天几天积累下来才有的干燥感觉。

   下火车的时候依然是独自一个,江运在考试,我只好随便找了辆的士去住的地方,原来已叫江运视察好两间酒店,我直接过去就可以了,结果让的哥把我拉到他介绍的旅馆去住,一上车就和的哥聊开了,他希望我包他的车去
塔尔寺青海湖,我跟他说得让我的朋友安排,西宁的市容比我想象的要好,虽然现代化建设跟广州无法比,但已不错了。很快就到了住的地方,后来才知道我住的是老城区,的哥劝我别等朋友了,一个人去塔尔寺,我拒绝了,毕竟西宁的海拔也有两千几米,我必须休息好,把行李放下后问的哥那里的拉面好吃,他说他把我载过去,条件是我请他吃,呵呵。。这人真有意思,就不想想现在燃油紧张吗?这样的条件几乎不算条件,我当然答应了,结果他带我绕了一个大圈才在一个不起眼的面档停下车来。他说他要请我吃,我笑说他怎么可以这样,让我欠了人情不得不包车吗?他傻傻的笑了。看着他很自然的想起那个叫“空心菠萝”的家伙,这的哥太象菠萝了,以致于再想起的时候我已模糊了他们的样子,不知道谁是谁了。

 下午两点多江运考完试过来,我来不及休息了,商量着怎么去塔尔寺,坐公车不够时间了,只好包了辆单程的士去,五十块成交。塔尔寺规模很大,奇怪的是它跟内地的寺庙有所不同的收费方式,它不在大门外设收费处,只在一个不起眼的地方标示售票处,而且很多殿宇都是不收门票的,有不少是不供游人参观的,有时候进去参观完才在门外看到“游客止步”,在去
班禅行宫的时候遇到一个独行的喇嘛,我向他问声好,他很友善的跟我们聊起来,江运问他阿卡包子跟市面有什么不同(阿卡即喇嘛),喇嘛说跟市面上的一样,也是有肉馅的。他说塔尔寺有八百多个僧人。班禅行宫规模不大,但因为在山上,所以挺清静的,游客很少,几个小喇嘛在行宫门前坐着聊天,笑容很天真也很害羞,我说要跟他们拍照,结果把他们吓跑了。在行宫门前看塔尔寺的全貌,黄金铸造的金顶在阳光下发出耀眼光芒,呵呵。。跟江运俗气的在讨论金顶用的是纯金还是渡金。习惯了每到一处都细细的看,所以在塔尔寺晃悠到傍晚才回西宁。

   回到西宁,江运带我去那间有名的“雪尔”酸奶店,果然名不虚传,那酸奶的味道特别纯正,很稠很滑,象炖蛋。以至于在青海吃得最多的就是酸奶,还让江运老说我就那么点本事,只能吃酸奶。晚上八点半天还没黑,真好,就象比我们那赚多了一个小时。这一晚没吃饭,去吃烤羊肉,在火车上他们就已极力推荐我到青海一定要吃羊肉,说什么广东的羊肉太膻无法入口,但西宁的羊一点不膻。因在北京吃过那种很膻的烤羊肉,还是很难相信羊肉不膻的说法。结果小吃了两串,还行,虽然不是特别喜欢吃,但能吃下了。对我这不吃羊的来说已属不错了。青海的男仕们都说能一口气吃下五十串羊肉串。
和江运商量第二天的行程,跟旅游团去青海湖太没自由也没时间。可又没了解好汽车方面的消息,结果决定包的士去,虽然贵多了,不过这样玩得尽兴。可惜这样的话就违背了我想到青海湖过一个晚上的愿望。因为是一个人住旅馆,所以江运走后还是不放心的给我来电话,我只好跟他说“我能行”。在青海的几天里我说了很多“我能行”,江运把我照顾得太好,我得时刻说这样的话让他别担心我。

8月8日 大晴天

   六点半把房退了在等昨天那个"的哥",结果被放了鸽子,正确的说是被耍了,去青海湖的包车价至少也要350块一天,而那的哥说可以300块成交,原来他早就预备好要告诉我:“不好意思,我的车坏了”。还好,心情没因此而变坏,给电话江运的时候他叫我第二天再去,我坚决反对,西宁气象报告说明天会下雨,我万里而来,因为天气原因去不成的话就太冤了。结果在街上随便拦了部车就去市郊接江运。去青海湖走的就是去格尔木的路,也就是通往西藏的路,呵呵。。。。。。西藏,梦绕的西藏。我想,只要是向往西藏的驴友们看到那条路都会激动的吧?司机说其实这就是当年文成公主进藏的路。由于西宁的气温比青海湖的高,一路上的油菜花都已谢了,当时真有点担心青海湖的油菜花也谢了,因为有湖无花就等于是姑娘没了漂亮的衣裳。没到日月山前的山丘长了很多翠绿而茂密的草丛,象地毯,所以我叫它草甸。眼睛不停的左看右看,江运笑话我说无论坐哪边座位都错了。草甸上一群群羊啊牦牛啊还有马,偶尔有几顶帐蓬。那景象让我觉得即使不到青海湖也值了,激动得嘴里不停的喃喃:我的眼睛不够用了!巴不得多长几只眼睛。到日月山附近的草甸就没那么茂密了,而且也没那么绿。日月山上特别冷,游客也不很多。日月亭的管理很有意思,日亭要买票进入,而一样的建筑,月亭就不用。正因如此,我们觉得没买票的必要。羊群、牦牛、蓝天、经幡这些都要纳进我记忆的宝库里,要拍照的时候绕着日山附近的羊群转,结果不小心就进入了日亭,一看才知道他们没设什么阻拦游人的措施,那样看来他们的售票就有点守株待兔了。

   过了日月山不远就能看到青海湖了,只是看到,因为那里的空气明净,视野开阔,很远的距离就看到湖面了,而且肉眼看湖比平地高多了。越接近青海湖,花就越开得灿烂,每看到一处灿烂的油菜花就停下车来拍照,每块地都有藏民在守护着,因为那是他们自家的“生财”地,油菜地不仅给他们带来菜油方面的收入,而且每个游人在他们的菜地拍照都得交两块的拍照费。那边的藏民很多都已汉化了,不少已穿上汉服,而那些仍然穿藏服的同胞们却害怕面对镜头,每每都只是拍到她们的背影。站在油菜地里看着无际的油菜花,还有青海湖,那种震憾的感觉令自己觉得词穷,似乎用什么形容词都不恰当,因为青海是我第一个到的西北地区,也是第一次领略这种壮阔之美。而我非常贪婪,目力所到之处只想把它们一拥入怀。多次下车在烂漫的花丛间流连,象小孩那样赖着不走,江运的催促是充耳不闻,结果他只好强行把我拉上车,还声称第二天要给我弄个帐蓬,好让我一辈子呆在青海湖。(回来后但凡被俗事缠身就发短信给江运,责怪他把我送回地狱)
青海湖和油菜花是天作地设的一对,它们之间谁失去谁都是不完美的,它们是互相依附相得益彰。如果青海湖失去了油菜花,我不会为它走千里;如果油菜花不在青海湖畔,我也不会为它走千里,但它们一起的存在让我觉得即使是万里也是值的。.
一向不相信自己能骑马的我居然被一个叫卓玛的姑娘哄上马了,她说她的是白龙马很听话,而我们又很有缘。她是我认识的第一个藏族人,刚好我在网络上也叫卓玛。一直很想到藏民家看看,于是我们谈好价钱,50块包骑马和中午餐。她家在青海湖边上就能看到,在远远的山甸上,去了才知道老远看到连绵的草甸原来每隔一段距离就有铁线拉成一道障碍,用以与邻家的分界。大概是贫穷的原因吧,在卓玛家看不到藏式的家庭装饰。中午的食物是羊肉、酥油茶、奶茶。下午和江运慢慢走到半山腰,每走一段就得歇一会,毕竟也是海拔三千几米的高原。半山腰自观青海湖是水天一色,江运说你要是猛一抬头会蓦然以为湖即蓝天。坐在草地上聊着凡尘俗事的时候眼睛总不忘看着天堂般的“前景”,“前景”是几里的草地连着油菜花,油菜花依着青海湖,青海湖接着蓝天。从翠绿到明黄到幽蓝再到天蓝,造物主在这里落下的每一笔都恰到好处!

   五点多从青海湖回西宁,走另一条路,不经日月同,经
湟源峡谷,也是别样的风景。

8月9日至10日 互助土族自治县

   两天内去了两次互助,因为没计划好,耽误了时间,第一次去的时候已快中午了,去不了原始森林,只在民族村转了一圈,而这是我最不喜欢去的,太商业化的地方。不过还好,江运有个同事小梅在互助,刚好也休息在家,多亏他带着我们到处转,还定了明天去原始森林的车。当天很早就赶回西宁,逛我喜欢的工艺市场。江运先带我去非常多精品卖的“青藏人家”,里面卖的手工艺品都是来自西藏、尼泊尔、印度等地的,一进去我就不想走了,递过MP3给江运,叫他坐在那耐心等我,因为我一进这种手饰和装饰品店是很难自愿走出店门的,呵呵。。不过江运也闲不住,在我挑选的途中给了不少意见,其实一路过来已了解不少江运的方方面面,虽然口里老把他贬得一文不值,但不得不承认他是个非常幽默而又很有眼光和品位的家伙。走出店门已是满载而归,最得意的一件精品是来自尼泊尔的手镯,手镯是一个龙的形状,龙头是卖点,手工精致而样子又生动。水井路的工艺品街也去了,虽然品种更多,但货品的手艺差远了,我每进一间(不管手工如何,我总是好奇的)就被江运催着拉着走,再不就是他根本不进去,只在落地玻璃外做着鬼脸示意我快走。在青海这几天把他折腾坏了,每次他问我累不累的时候我都说不累,我在旅途上是不会累的,虽然在高原地带,而我丝毫不受影响,结果弄得他怀疑起自己的身体状况来。这一夜没吃东西就回旅馆了,对西北的食物怎么也提不起劲来,他只好一个人去吃羊肉了。

   第二天醒得很早,想着要去互助的原始森林,但不敢给江运电话,约好七点半就七点半吧,这几天也够折磨他的了,就让他多睡一会儿吧。后来才知道他也早醒了,只是也想给多一点时间我休息。呵呵。。人同此心。从西宁到互助森林公园得四个小时左右,从西宁到互助县城的沿途看到挺萧索的景象,村舍比南方的简陋很多,而四周的水土流失也比较厉害,到处都能看到曾经有雨水在山顶上直冲而下留下来的痕迹。而从互助到原始森林这一段却又是另一种景象,全程几乎都是绿草铺就的山甸,牦牛、羊群和马儿在山上惬意的溜达。我不知道现代人为何那么迫切的要改变牧民们的游牧生活,又为何要用“愚昧”的帽子强加在这些牧民们身上。越走向现代化越会失去人类原本的东西,不知道眼前的景象还能维持多久。 原始森林令我很失望,原以为是参天古树的森林,又或是大面积的高原针叶松,结果只是跟广东的普通森林没什么区别,大概是因为青海接近甘肃,很多地方过于干旱,令青海人觉得这样的森林已难能可贵了。路上有很长一段都是沿河而走的,河的两边都有公路,我们这边是青山妩媚,河对岸是稀疏的植被,反差太大了,江运说河那边就是甘肃了。难怪曾有驴友说在飞机上看甘肃的土地时心也会酸。保护环境是个大问题,而为此而“从我做起”却是小问题,希望越来越多的人从这小问题做起。珍惜资源!不要再以用一次性的东西为时麾,那只能说是野蛮,对大自然的野蛮。

   对青海,我只是一个旅行者,所以要离开的时候因载满回忆而无所牵挂,倒是江运在连日的煎熬下养成了一种习惯。从上飞机前的一晚开始他显得有点失落,呵呵。。大概是不舍得我和他地狱式的暴走吧?安检令我们同在一个空间而不能沟通,他在短信里说你走了,心里觉得空空的。同时,我接到了单位催我回去上班的电话。而且是下飞机后马上得回去。从那一刻开始的两个月内,工作的繁忙和压力令我有点无法喘息。那种忙是铺天盖地的,即使梦里也是和工作相关的东西。两个月后,有同事问起我去驴行之事,我说忙得让我几乎已遗忘了旅行的感觉。驴行的旅程是精彩的,而回来后却因为工作的压力把这一篇流水帐从五彩转成灰色。

   这一段旅程经历了很多也感悟了不少,对人生似是看得更透彻了。不敢再奢望为青海湖千里走单骑,只希望在将来进藏的路上有机会让我与花影再次相约!!
 
作者:xizang0412

版权说明:

本文章版权仍属原作者或已经支付稿酬的合作媒体所有,如传统媒体需要转载发表,请直接与相关版权持有人联系。本文章由网友提交或转载,页面刊出的作者与原作者的一致性无法确认,如果原作者不愿意将作品在本栏目刊出,或发现有与原作不一致的偏误,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将您的版权信息添加到本文章中,或给予其他的处理。非常感谢您的支持和理解,谢谢!

相关热词搜索:无限   西宁

上一篇:在那遥远的地方—走进青海
下一篇:青海自助游